新冠疫情 COVID-19 對 Z 世代的衝擊

經濟衰退期如何影響新世代的生活

發表於 2021- 07- 09   |   產業新聞   |   Cindy Chen
新冠疫情 COVID-19 對 Z 世代的衝擊

經濟衰退期間的年輕求職者

美國西北大學經濟學助理教授 Hannes Schwandt 及美國加州大學經濟學教授 Till Von Wachter 曾於 2020 年一起發表文章《不利起點帶來的長期陰影》,主要探討經濟衰退下的失業率如何影響職涯薪資。 前提概要,在整體經濟受到重大危機的衝擊下,受過高等教育的勞動者不得不找份低薪工作,進而壓縮受教育程度較低的非白人勞動者或是初入職場的新鮮人,後者會經歷更漫長的失業期。

在經濟衰退期無法就業的求職者,在畢業後 10 至 15 年甚至更長時間內的收入都較低,Schwandt 及 Wachter 發現一個中年工作者的薪資深受入職時的環境影響:初入職場時的失業率每上升 1%,未來中年時的薪資水平會下降約 1 %,以 2020 年為例,其失業率大約為 10.5 %,比危機爆發前的幾個月高出7 %,意味著這批 2020 投入職場的人們在中年時,他們的薪資相較於疫情爆發前就職的人的薪資低 7 %。

如果以 2021 年經濟能夠快速復甦作為前提,對於 2020 年開始人生中第一份全職工作的約 680 萬美國年輕 Z 世代來說,他們在其工作生涯的前 10 年中可能會損失約 4000 億美元的收入。 適逢疫情爆發之際而踏入的職場的 Z 世代而言,其職涯發展因長期失業導致錯過獲得經驗和培訓的成長歲月,也影響未來升職能力的機會,又或者一開始就接受低薪工作,從而使他們在一生中的收入相對較低。


除了經濟之外的隱性打擊

然而除了經濟面向外,再來是社會影響,個人收入的降低意味著家庭收入住房擁有率的降低以及(對於低技能新就業者而言) 貧困率的升高,這也反映在擇偶模式上,經濟衰退期的初入職場者更有可能找同病相憐者作為其伴侶。身心狀況與健康密不可分,也會導致更短的壽命,因為在經濟率退期初入職場者的自尊心較低,除了心理疾病的患病率較高,飲酒過量跟肥胖率也會提高。

儘管 Z 世代是最有面對 COVID-19 時身體上的優勢,但其心理方面卻是被打擊最大的,受到現代歷史上最大的教育中斷、失業率激增以及封鎖隔離的心理影響等,且年輕勞動者也是最不可能因失業而獲得經濟支持的群體。研究表明,64% 的歐洲年輕人有患抑鬱症的風險,遠高於 COVID-19  危機前的 15%。


全然相反的樂觀看法

雖然許多學者提出了如此不利的報告,但美國銀行持截然不同的看法,他們認為 Z 世代將成為『有史以來最具顛覆性的一代』,且到 2031 年他們的收入將超過千禧一代。美國銀行全球研究部投資策略主管 Haim Israel 表示:「 Z世代革命正開始興起,出生於網路世界的第一代人現在正在進入勞動力市場,並迫使其他幾代人適應他們。」

美國銀行表示,Z 世代的經濟實力是所有世代中成長最快的。隨著他們進入職場,這一代人的收入預計到 2030 年將增加五倍,達到 33 兆美元,佔全球收入的四分之一以上,並到 2031 年將超過千禧一代的收入。 

Haim Israel 認為印度是脫穎而出的 Z 世代國家,全球五分之一的 Z 世代生活在印度,根據報告,印度的青年識字率、城市化和技術基礎設施的快速擴張以此提高。 另外強調,墨西哥、菲律賓和泰國是其他有潛力「利用 Z 世代革命」的新興市場國家。 


企業與 Z 世代如何重新復甦經濟

根據 VMware 的新研究,四分之三的 18 至 24 歲的人或 Z 世代認為自己是數位領域的探索者,在技術和創新處於前列的時代成長,不僅如此,他們正在積極尋求學習和發展他們的知識。Z 世代帶來最大的影響力就是數位化,但是現在的經濟蕭條使他們被最需要數位轉型的企業忽視,因為許多實習和入門級職位被凍結。

若要從 COVID-19 的經濟衰退中甦醒,Z 世代最重要的即為掌握數位知識——這對於迫切需要轉型的企業來說是天賜之物,他們可能沒有精力開發數位計劃,而且未來的商機也將深受這個新世代的影響。從長遠的戰略眼光來看,如果一家企業能夠招募那些不僅擅長使用技術而且能找到使其發揮作用的新方法的人才,它不僅會看到短期收益,而且會在未來取得更大的成功。


Z 世代開創的副業潮

除了投身企業中,身為全網路下的第一代,Z 世代開創了突破地域限制的工作,創造了新的收入來源,並找到了定義工作的新方法。

與 2008 年的大蕭條不同,Covid-19 的低迷引發了一波創業浪潮。以線上零售商的繁榮興起為例,雖然這並不意味著所有待在家的學生都在創辦自己的公司,但我們確實知道隨著疫情蔓延,年輕一代具有創業精神,根據 2018 年的亨利商學院調查,英國當時就有超過三分之一的年輕人至少有一個副業。

在 TikTok 或 Instagram 上刷一下,很快就會找到這些熱情的青少年解釋他們如何通過各種業餘項目賺錢的片段——無論是銷售定制服裝、遛狗還是提供文案或簿記等商業服務。 Etsy、Depop 和 Fiverr 等讓開設線上商店來銷售商品和尋找自由職業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容易、更便宜——尤其是對於年輕的數位原住民,單就 Etsy 提供的數據,其活躍賣家從 2020 年 Q1 的 2.8M 到同年的 Q3 時已成長至 3.7M了。

Z 世代比其他幾代人更加規避風險和財務意識,甚至在 COVID-19 爆發之前也是如此,推測因在 2008 年時作為孩子時就經歷了父母當時的教訓,因此在理財方面相對謹慎。《企業家的你 Entrepreneurial You》一書的作者 Dorie Clark 認為這也是助長 Z 世代發展副業的因素之一。


結語

雖然 Z 世代是近年來熱門討論的主題之一,無論是消費取向、生活型態、人際關係甚至是依賴網路而發展出的獨特意識(民族、政治、性向等)卻還沒能來得及完全定義,COVID-19 疫情的爆發對於這個新世代更是不可逆的化學實驗,也會影響過往的研究結果,期待未來有更多的針對 Z 世代不同面向的探討!

 

文章來源:
https://www.imf.org/external/pubs/ft/fandd/2020/12/future-of-youth-in-the-era-of-covid-19.htm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21/jun/02/a-sacrificed-generation-psychological-scars-of-covid-on-young-may-have-lasting-impact
https://www.cnbc.com/2020/11/20/gen-z-incomes-predicted-to-beat-millennials-in-10-years.html
https://www.bloomberg.com/opinion/articles/2021-02-26/side-hustles-help-gen-z-make-money-carve-out-a-post-covid-future
https://gulfbusiness.com/gen-zs-role-in-fuelling-post-covid-economic-recovery/

更多文章
2020 - 08 - 28

繼2020年初新冠病毒爆發後,各地政府廣推遠端工作來防止群聚感染,各大國際企業宣布長期甚至無限期遠端工作,究竟這會對員工造成甚麼樣的影響呢?

2021 - 07 - 13

也許信任感的重要性一直存在,但越來越不能無視於他的影響力。

2019 - 11 - 20

國外的社群網路最近正流傳著一種針對Costco會員的聯盟行銷詐欺行為,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創作者與編輯
Affiliates.One 聯盟網 Affiliates.One 聯盟網
Anthony Wu Anthony Wu
Lily Lu Lily Lu
Kent Wu Kent Wu
Amy Huang Amy Huang
Jerry Wang Jerry Wang
Leon Lu Leon Lu
Frank Chien Frank Chien
Liki Lin Liki Lin
Katy Tu Katy Tu
Dora Lin Dora Lin
Jared Liu Jared Liu
Elizabeth Su Elizabeth Su
Jane Wang Jane Wang
Erya She Erya She
Rachel Hsu Rachel Hsu
Ray Hsu Ray Hsu
Cindy Chen Cindy Chen
Ines Wang Ines Wang